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闭幕 大会期间民建人大代表围绕专题积极建言

  • 时间:
  • 浏览:10

  1月31日下午,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完成各项预定议程后,在上海世博中心胜利闭幕。

  大会补选了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表决通过了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社会建设委员会组成人员人选。民建市委副主委钱雨晴任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

  大会先后表决通过了关于上海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关于上海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关于上海市2018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9年预算的决议、关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的决议、《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关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决议、关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的决议。

  

  今年的人代会上,增设中国上海自贸区新片区、在上海证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以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等,成为热议的焦点。这既是对中央交给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的贯彻落实,也意味着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新起点,上海承载着新的历史使命,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生逢盛世,民建的人大代表们深感责任重大,围绕热点尽心建言、积极履职。有的代表历经数月深入调研,精心准备,带着稿件前来参会;有的代表已经提交了几篇意见,在座谈讨论时受到启发,灵感乍现,又连夜撰稿建言;有的代表在专题审议会上踊跃发言,获得广泛关注,充分展现了民建人的风采。

  人代会召开期间,民建的人大代表除了向人大提交议案和书面建议外,还向市委统战部提交了近百篇意见和反映。让我们来看看民建人大代表们的建言:

  

  钱雨晴代表

  《关于加快推进上海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改革服务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建议》

  省界收费站一直是高速公路的主要“堵点”之一。目前,上海与江苏、浙江对接的高速公路的省际收费站普通存在以下问题:

  省际收费站成本过高。

  拥堵现象频发。

  缺少移动支付通道,给“无现金族”造成困扰。

  当前,长三角一体化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迈入了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快车道。交通一体化是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基础,将有效提升区域一体化运输服务能力和管理水平。在国务院提出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大背景下,上海势必要尽快推进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改革,服务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建议:

  根据中央部署,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尽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沪苏、沪浙有关部门的共同筹划。上海要主动打破利益藩篱,突破地区营运思路,拿出切实举措,推进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取消。

  在正式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前,增加收费站的支付方式,并进行综合评估。在目前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既存的情况下,增加上海界收费站的支付方式,可增加银联、移动互联网支付等方式,并在相应的通道做好标识,提前做好提示工作。

  学习借鉴国内外经验。学习国际通行做法以及国内试点省市的做法,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进行必要的内部测试,打造智能收费站。同时,加强监管,充分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与通信技术,自动进行分析、识别、综合研判,使监管更加科学、先进、透明。

  

  方雷代表

  《关于鼓励和支持企业设立科创板路演服务平台的建议》

  科创板需要解决以下三大矛盾:

  一是科技型企业融资的迫切性与普通投资者关注资金安全性之间的矛盾;

  二是科创板这一新兴市场吸引力与金融资本过度投机之间的矛盾;

  三是寻找具有高成长性的科创企业与服务好科创企业之间的矛盾。

  为解决以上矛盾,建议市有关政府部门应大力鼓励和支持企业设立科创板路演服务平台:

  从扶持政策、场地协调、人才支撑等方面为企业设立科创板路演服务平台营造良好环境,促进其成为资源中心、上市孵化中心、金融创新中心。

  制定企业科创板路演服务平台标准,对符合标准的平台予以授牌,加强对平台的管理。

  鼓励路演服务平台为上海乃至全国的科创企业提供从路演宣传到投融资服务的全产业链服务,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同时保护好企业利益,避免金融投机。

  

  丁嵩冰代表

  《关于长三角港口一体化的建议》

  所谓一体化发展,说到底就是要解决一个有序发展、共同发展的问题。长三角港口的情况是各有所长。具体来看,江苏全省港口吞吐量一年总和超过26亿吨,总量最大。上海年货物吞吐量大概7亿多吨,但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约4200万标箱。宁波舟山港一年吞吐量11亿吨,也具有相当的优势。

  那么,长三角港口一体化的突破点会在哪里呢?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上海口岸进出口总额一年1.2万亿美元,其中80%是海运货。这80%里面的绝大多数,90%都是集装箱货物。所以应该是在集装箱找一体化合作的切入口,然后再去推进其他方面的合作。

  对于具体的合作内容,首推信息化。过去十几年中,我们在沿江做了很多项目,信息化合作的必要性,重要性和难度,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其次是我们应该在业务上推进更多的协同,这方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但很重要,尤其是集装箱业务整合联动起来,它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很明显。

  最后是在资本层面上的合作。

  建议把新片区和一体化工作结合起来,把这个新片区的溢出效应做出来,这对于一体化会有相当大的提升作用。可以把三个省市沿海的,这些保税区和自贸试验区等特殊监管区域,纳入到一起,全都纳入到新片区的范畴里,在这个新片区里面统一监管政策,发展离岸经济,高度自由。要做好这件事,必须建立在数据信息高度集成的基础之上,然后形成高质量的业务联动,时机成熟的时候推进更多资本合作。

  

  王长元代表

  《开放是上海自贸区新片区的第一属性》

  “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是党中央立足全国大局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是上海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新机遇。如何推动“新片区”发展,关键是如何定位“新片区”。“新片区”不是简单的扩区,而应是一个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和自由经济区。“开放”是其第一属性,这是“新片区”与现行自贸区的根本区别。通过开放,带动根本性的制度创新,为经济转型发展注入新动能。在这个定位的基础上,“新片区”应是一个自由经济区。作为自由经济区,虽然属于“境内关外”,但不应拘泥于转口贸易及运输、仓储、加工、展示等功能,而应拥有科创、高端制造、离岸贸易、离岸金融等更加丰富的业态。在制度上,不应是传统海关特殊监管区的升级版,而是拥有一套对标国际一流开放经济体的经济制度和商业规则。

  

  诸正伟代表

  《优化营商环境,对于“僵尸企业”出清工作的建议》

  2018年底,国家相关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快“僵尸企业”出清,有效防范化解企业债务风险,助推经济提质增效,要求于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处置工作。这也意味着,“僵尸企业”的出清工作,已到了最后阶段,也到了关键时刻。

  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僵尸企业”有很多难处,很多资产无法转移。比如“僵尸企业”里有汽车,是无法转移到另一个企业的,这种情况怎么关闭企业呢?能不能给“僵尸企业”一条出路,让他能够正常地歇业。一个企业即使破产了,但技术是不会破产的,还是有价值可以挖掘的。建议:

  对僵尸企业深入调研,有些产权不能过户造成企业僵尸,希望尽快成立破产法院让“僵尸企业”有一个可以申诉的地方,国际上也有相关案例。如果有了破产法院,有专门的审判团队审理破产案件,处理企业破产的效率就能提升。

  建议政府在降税降费中采取税收由月税改为季度税和年度税,帮助企业跨越暂时的难关。